Home Table of Contents

 

OTHER ENERGY-BASED ALTERNATIVE THERAPIES

Translated by Li Quan, Changhai Hospital, Shanghai, China

Sponsor: Institute of Spinal Cord Injury, Iceland

 

 

1) Human Energy Fields

2) Inert-Gas Therapy

 

其他以能量理论为基础的疗法

 

人体能量场

按照能量医学的观点, 我们首先是能量的个体存在, 这决定了我们的物理、生物化学和生理特点。存在于我们身体内外的能量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量的特点。正如神经生理学家 Dr. Valerie Hunt 所阐述的一样, 精密的尖端技术可以探测这些场中的低频电磁部件。有趣的是, 所探测到的内容与敏感的直觉所感受到的内容非常一致。

拥护者相信人体能量场至少由七种频率递增的能量组成。身体和能量场相交的地方是七个能量漩涡, 这在东方的传统中被称为 charkas, 这些能量漩涡将高频的能量转化为身体可以利用的能量。

我们的能量网包括位于脊髓前方的一条能量柱, 它从 chakras 接受能量然后将其传送到身体各处。常见的针灸穴位和经络是接下来的能量管道, 它们负责把能量传输到具体的器官中去。

能量网如果失去平衡或发生阻断, 便可能导致疾病。基本上, 疾病首先在能量场中出现问题, 之后才逐渐在分子, 细胞和整体水平上表现出来。

即使在主观上没有感受到, 甚至在诸如脑电波、血压等生理指标出现变化之前, 能量场便能够对刺激作出反应。根据这些预兆, 利用一定的技术可以在疾病发生之前便能够测量和获知这些能量的变化。

由于脊髓与能量柱非常接近, 因此 SCI 能够极大地影响能量在体内的流动。此外, 在受伤以后, 从下方和骶部的 chakras 所吸收的能量极大地减少了。损伤的作用被长久地储存在最接近身体的能量场中, 这些部位包含身体的构造信息, 可以复制包括脊髓在内的每一个身体细胞和器官。这种能量模板负责身体的成长、发育和修复。如果它发生改变, 作为其产品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出现变化。

当急性脊髓损伤随着时间演变成慢性损伤的时候, 由于身体与能量模板之间的互动, 身体上的改变将导致能量模板也会出现变化。这将进一步强化损伤, 并且从而也更加难以通过对身体上的关注而获得治愈。

这体现了过多关注于机体的常规医学的一个根本局限。这就好像当方向盘被转向一个方向时却向着另一个方向推车一样。相反, 能量治疗者试图通过修复身体上失去功能的能量从而尽可能减少这些阻碍 SCI 患者身体愈合的障碍。由于时间可能会在能量场中强化损伤, 因此这一疗法实施得越早越好。最后, 消极的伤后情感回忆也会储存在细胞能量场中。当这一消极的能量被消除之后, 身体也会以更快的速度愈合。据称能量疗法对于疼痛和痉挛的治疗效果最为明显。

惰性气体疗法

惰性气体疗法据称能够增强再生潜力。虽然它在多年以前便已经作为一种治疗方法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但只在最近才获取了较多的关注, 包括被安排进入一些物理康复的方案中。惰性气体疗法也许能够提供修复损伤的脊髓所需要的再生能量。

这一促进再生的疗法背后的科学原理和意识 - 身体 - 精神理令人感觉晦涩, 它的基本概念也超出了传统的以牛顿学说为基础的科学范畴。例如, 它的前提是 1)多维的初级能量源的存在; 2)认为我们是能量的一种存在形式,能量决定了我们的身体和生物化学的构成; 3)假定我们的知觉, 包括我们的想法、态度、情感和信仰系统, 都能够与我们的能量特性产生互动, 进而影响我们的身体, 包括那些 SCI 的患者。

惰性气体疗法的基本概念认为空间并非像多数科学家所相信的那样虚无, 而是含有某种物质。这种物质被称作以太, 它渗入到我们周围的所有三维以及更高维度的空间。通过维度间的以太漩涡和梯度, 原始的能量最后成为我们所熟悉的所有的力的来源, 例如电磁力、重力和核力, 以及形成现实世界的所有物质, 正如爱因斯坦的公式 E = mc2 所表达的那样。

虽然所涉及的原理远远超出了这次讨论的范围, 但我们假设更高维度的以太能量能够通过基点 (primary points)向下转变成为更加易于理解及使用的三维能量。

这些基点的一种来源就是惰性气体元素的原子核, 即氦、氖、氩、氪和氙。其中, 氙是最重要一种元素, 它能够产生促进组织再生的能量, 包括因创伤受到损伤的脊髓。当这些基点所产生的能量被下面所描述的设备获取时, 惰性气体能够促使我们的知觉指挥产生其外在的物理性状

在周期表里, 惰性气体是一个独特的元素族。氦是最轻的, 分子量为 4,而氙是最重的, 分子量为 131。所有的这些元素都存在于我们所呼吸的空气里, 包括丰富的氩和稀有的氙, 其比例分别为百万分之 7,600 0.036。直观地说,普通人每天要呼吸大约 82 升氩气和 0.39 毫升(千分之一升)的氙气。

与其他元素比较, 惰性气体拥有额外的能量能够使其始终处于一种分子运动更加频繁的气体状态。虽然分子量越高的元素越容易处于液体或固体的状态, 但氙和氪, 尽管分子量大于铁、镍、铜和锌, 但仍然以气体的形式存在。这要求其处于分子运动更加频繁的状态, 这需要额外的能量。

与其他元素比较, 氦的性质也与人们所预期的有很大差别。具体来说, 无论温度有多低, 氦气都很难结冰。即使消除了所有的热能, 氦也会有足够的振动能避免成为固态。

惰性元素中原子的基点被假设可以产生能够使其保持气态的能量, 这种能量也能够使氦气即使处于极低温的情况下也不会凝固。

要驾驭这些惰性气体的基点所产生的能量, 就需要建造一些仪器设备来通过电磁场刺激惰性气体的混合物。这些刺激能够使基点脱离原子, 在正常情况下这些原子会吸收这些基点所释放的能量。基点脱离了原子就如同揭开了遮挡的盖子, 因此能量便能够释放到周围的空间里, 从而能够用在治疗当中。

其中一种设备能够向一个装有高压惰性气体混合物( 25 个大气压)的无磁金属容器里施加一定的磁场。在另一种能量较小却更加方便的设备中, 惰性气体混合物和一小块磁铁一同被封闭在一个密封的耐热硬质玻璃容器里(大约 1.50.25 英寸), 其中的气压要相对低一些。这些含有惰性气体的挂件可以被很容易地固定在受伤的部位, 例如佩带在脖子周围或紧贴在身体上其他的部位。

我们遗传基因 DNA 中所拥有的信息模式(参见讨论上面)能够创造出一个完整的个体, 这也包括诸如受伤的脊髓之类的损伤组织的再生。这种再生的能力能够在身体上体现出来, 其所需的条件为: 1)在我们的能量场内可以得到足够的以太能, 2)完全消除有害于模板信息向身体转化的消极信念(即您再无法走路了), 取而代之一个积极的全新的信念。

惰性气体设备, 特别是那些含有氙气的设备, 可以帮助增强再生所需的以太原料。本身, 然而, 这些以太原料本身是没有作用的。就好像不成形的粘土经过陶工的手艺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还需要积极的意识才能将它在身体上体现出来。在能量场中, 消极的信念模式将极大地减弱体现在身体上的这些有益的愈合能量。

基本上, 增加的以太能量可以促进我们的 DNA 中所含有的信息模式以适当的形式在身体结构上表达。进行干预的原材料是能量体。惰性气体设备会产生能够被身体利用的特定原料, 这对恢复过程是最有利的。

能量场使用以太能作为非物质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的沟通方式。如果有充足的剩余以太能量可以被引导利用的话, 这些能量就会向身体上最虚弱部位溢出。

为了引导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惰性气体能量到需要它的地方, 就需要从中提取一些我们能够看得见的信息, 例如, 为了更加关注于脊柱脱位所发生的地方, 就需要修复神经和骨骼。对身体解剖部位的关注将帮助意识的定位。直觉上应该把这一解剖结构象征性地看作是需要复原的模样, 并将愈合的过程想象成使能量流入到一个身体的雕塑中。对于大多数人来说, 从以太水平到物理水平的转录需要至少六个月的时间。换句话说, 如果您一直把身体看作是完整和康复的话, 在这六个月里可能会有更多的以太能被传输到身体上。

根据人体能量场的理论, 知觉的所有属性, 例如你的思维、态度、情感和感觉, 都被储存在你的能量场中。在概念上了解这点是很重要的, 因为你的信念确定了你是否能有力地获得和引导这些原本无作用的惰性气体初始能源以进行治疗, 包括脊髓的再生。

针对 SCI 的惰性气体组合:以氙为主的惰性气体设备对于促进脊髓中的再生能量是最佳的(例如, 46%氙、18%氦、36%)。这些设备可以从多种途径获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