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ble of Contents

 

OTHER CELL TRANSPLANTATION

Translated by Li Quan, Changhai Hospital, Shanghai, China

 

 

1) Dr. Fernando Ramirez (Mexico)

2) Diacrin Corporation (USA)

3) Dr. Hui Zhu (China)

4) Drs. Masoumeh Firouzi, Hooshang Sabveri (Iran)

其他的细胞移植

1)Dr. Fernando Ramirez的团队 (墨西哥, Tijuana) 1990 年代早期便开始将蓝鲨的胚胎神经细胞 (例如, 异基因移植) 移植到约 90 名患者的损伤脊髓中。他的方法源自于在干细胞成为科学热点之前的 1930 年代欧洲科学家所研究的活细胞疗法。虽然他的工作仍然被认为是有争论的, 但时至今日, 由于许多其他的细胞移植项目逐渐出现, 这些争论正逐渐减少。

2) Diacrin公司 (美国, Massachusetts) 赞助了另一项异基因移植的临床实验。John McDonald 医生 (密苏里州, St. Louis) Darryl DiRisio 医生 (纽约州, Albany) 10 名慢性 SCI 患者的损伤部位注入了大约 14,000,000 个不成熟的猪胚胎髓鞘细胞。这些细胞的目的是使那些损伤后失髓鞘的神经元的髓鞘再生, 进而恢复一些潜在的功能。由于猪细胞表面的那些引起免疫排斥的蛋白质被改变了, 所以免疫移植药物的使用得以大大减少。但目前罕有结果报道; 根据一项研究报告, 即使在使用免疫抑制药物的情况下, 也只有极少量的移植猪细胞量能够存活下来。

3) Dr. 朱辉和同事 (中国, 昆明) 40 名完全性截瘫的患者移植了胚胎 Schwann 细胞。其中 32 名男性, 8 名女性; 年龄为 18-58 (平均 31); 损伤到移植的时间间隔为1-19, 即所有的患者都是陈旧性损伤。利用 ASIA 评分表、MRI 检查和其他电生理检查, 对患者随访了 3-24 个月。

将从人类胚胎的坐骨神经 (行经大腿的一条神经) 上培养出 Schwann 的细胞植入患者的损伤囊腔或空洞中。在手术之后, 患者接受步行锻炼。虽然有一些实质性的改善, 但根据 ASIA 测量运动和深浅感觉的结果, 大多数患者的改善都是很轻微的。在一些患者中, MRI 和电生理检查显示脊髓功能有部分恢复。

4) Masoumeh Firouzi Hooshang Sabveri 医生及其同事 (伊朗, Tehran) 也将 Schwann 细胞移植到损伤的部位。之前的研究显示, 这些神经元支持细胞可以在周围神经系统中使神经元髓鞘再生, 而周围神经系统与中枢神经系统不同, 拥有一定的再生潜力。

这一人体实验基于一项最近发表的使用实验性挫伤的老鼠模型的研究, 这种损伤形式在人类中最为常见。在这项实验中, Schwann 细胞被注射到脊髓周围的蛛网膜下腔里。与对照组比较,经过治疗的老鼠在伤后的行动能力恢复得更好, 并且拥有更多的剩余神经元。

基于这些结果, 研究者获得了 Tehran 大学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允许, 来进行 20 SCI 患者的 Schwann 移植。这些细胞从患者小腿背侧的腓肠神经 既无排斥反应的自体细胞) 分离得到, 然后放入无菌实验室培养 2-5 周。经过培养的细胞再移植回到患者的损伤部位。

刚开始, 20 名经认定的患者中的 9 名接受了治疗。这项研究排除了那些超过 50 岁的脊髓横断或者损伤部位过大的患者。不少患者都是长期的陈旧性损伤, 甚至有一些患者已经受伤162325年。根据这一预实验的结果, 更多关于伤后最佳治疗窗的确定性标准将被制定出来。

移植后 3-6 个月, 未观察到任何不良反应。根据 Dr. Firouzi 所说的, 所有经过治疗的患者: 显示有一定程度的感觉恢复; 利用定量 (数字的) 运动测量, 发现大多数都有运动恢复; 并且一些患者有括约肌和性功能的改善, 这些都与患者移植之前的平稳期进行过对比。其中3名现在可以行走 (2 名利用步行训练用的双杠, 1 名利用助步器)。研究者还指出功能的改善还将持续到随访期之后的一端时间。

剩下的 20 名患者现在正在接受治疗。研究者打算在国际会议和专业杂志上报告他们的结果。正在进行前期准备以开发设施并培训医师, 以使这一功能恢复的措施能够被更多的一般 SCI 患者所接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