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ble of Contents

 

EASTERN MEDICINE

东方医学的康复措施

 

Translated by Li Quan, Changhai Hospital, Shanghai, China

Sponsor: Institute of Spinal Cord Injury, Iceland

 

 

1) Body Acupuncture

2) Scalp Acupuncture

3) Qigong

4) Ayurveda

5) Yoga

 

东方医学的康复措施

1) 针灸

研究显示针灸在处理 SCI 相关的问题方面有相当大的潜力, 某些患者甚至能够恢复部分功能。针灸类的疗法通过插针或施加热、压力或按摩来刺激皮肤上的特定部位。世界卫生组织 (WHO) 列举了超过 100 种可以用针灸治疗的疾病。

过去的人们观察到疾病常常伴随着皮肤上特定区域的敏感性增加, 这便是针灸的起源。这些区域始终与某一特殊的器官相联系, 并且遵循一种确定的分布模式。这些模式或脉络是气这种生命力能量在体内流动的途径。根据传统中医理论, 创伤性 SCI 损害了督脉, 进而影响了气在体内的循环。治疗的目的是清理并激活脉络, 改善气的滞留。

科学家目前已经提出了多种间接的生理机制来帮助解释针灸的原理, 举例如下:

         针灸刺激神经通路和神经递质系统。例如, 刺激肌肉的感觉神经, 促使其向脊髓、中脑和垂体发出信息, 进而释放出可以缓解疼痛的分子内啡肽和促进生成糖皮质激素的激素。在兔子上的试验也显示针灸产生的镇痛作用可以通过交换脑脊液来在兔子之间进行传递。

         与将穴位认作能量漩涡的传统看法相一致, 在皮肤上的穴位的确有独特的解剖和电学特性。例如, 在穴位上利用电阻表测得的电阻要大大小于周围皮肤的电阻。

         通过释放特定的分子, 针灸可以扩张血管, 从而改善循环。

证据显示针灸对于急性和慢性 SCI 都有潜在的促进功能恢复的能力。事实上, 所有慢性损伤在损伤部位都有少量完整却无活性的神经元通过。针灸也许能够通过激活这些神经元来发挥作用。

关于针灸在 SCI 方面的应用的文献在近年来越来越多; 其中几项归纳总结如下:

Dr. X. Gao (中国) 治疗了 261 SCI 患者, 其中79% 的受伤时间都在一年以上。95% 的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 例如感觉、大小便功能、痉挛和行走的改善。作者推测针灸能够改善脊髓周围促进再生的循环。

Dr. H. J. Wang (中国) 总结了利用电针刺激足太阳膀胱经穴位 (脊椎的外侧) 来治疗 82 SCI 患者的经验。93% 的患者获得了功能改善, 包括下肢和大小便功能改善。

Dr. P. T. Cheng 和同事 (台湾) 显示电针治疗组患者的排泄获得改善的时间要少于对照组。在受伤 3 周以内开始针灸的患者与 3 周以后才开始针灸的患者相比所需的治疗较少。

Dr. A. M. Wong (中国) 在急诊室便开始利用电针和耳针来治疗受伤的患者, 然后在受伤后 1 年时利用 ASIA 标准来测量功能改善情况。与对照组相比, 治疗组的患者恢复的功能更多。

8 SCI 患者的治疗中, Dr. H. Honjo (日本) 发现针灸可以增加膀胱容量, 减少尿失禁的发生。

Dr. S. Nayak 和同事 (美国) 报告 50% 经针灸治疗的 SCI 患者的慢性疼痛都得到了缓解。

Dr. T.A. Dyson-Hudson (美国) 发现针灸可以缓解使用轮椅的 SCI 患者的肩部疼痛。

Dr. L. M. Rapson (加拿大) 利用电针治疗了 36 名低节段中枢性疼痛患者。24 名的疼痛得到了缓解。

针灸和干细胞: 正如前面所讨论的那样, 科学家发现针灸可以影响数种神经系统疾病的动物模型中神经元干细胞的表达。因为这些具有启发性的研究, 以及前面提到的一些研究也显示针灸可以促使急性和慢性 SCI 患者恢复功能, 针灸已经被纳入多项 SCI 干细胞研究计划中。

根据哈佛大学的 Dr. Charles Shang, 针灸和干细胞之间通过一种由未分化的电磁敏感的细胞所组成的组织中心网络建立起密切的联系。经实验证实, 这一网络在胚胎早期其他机体系统 (例如脊髓) 形成之前便已建立, 并且在整个生命期间都可能影响这些后来形成的系统。根据这一模型, 针灸具有广泛的控制生长的作用并且可以激活网络干细胞。打个比方, 对针灸敏感的组织中心网络可以被视为战略后方, 随时准备向战斗前线输送生力军, 以替代在与疾病、创伤和老化斗争中牺牲的细胞。对于干细胞移植, Shang 推测它们可以填充形成一个新的修复和再生的网络。

个案研究: Jim

我是一名越战老兵。由于创伤后应激合并滥用药物所造成的抑郁症, 我试图自杀。我拿一把枪指着自己的胸口, 然后扣动了扳机。子弹没有打中心脏, 在胸骨上弹开打中了我得脊髓。我得出院小结上写着 T12 脊髓损伤, 永久性瘫痪。

在玻利维亚参加了一个婚礼之后, 我与韩国的一名针灸治疗师取得了联系。在经过 30 天花费不多的治疗之后, 我返回家中并继续接受治疗。我恢复的速度是惊人的。2 周以前, 我在跑步机上可以行走接近 2 分钟 (左腿使用大腿矫形器, 右腿使用塑料足踝矫形器)。现在, 我可以佩戴放开的大腿矫形器在滚轮助行器的帮助下行走 45 英尺。我所获得的改善完全是针灸治疗的效果。

2) 头针

头针是针灸的一种特殊形式, 可以帮助许多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 包括脊髓功能障碍。作为传统身体针灸的补充, 诸如耳朵、足、手和头皮等特定的部位均有可以代表全身的针灸微系统。通过治疗局部的微系统, 身体上任何部位的能量流或气都可以兴奋起来。

虽然头针所治疗的疾病与传统针灸大同小异, 但它在治疗神经系统疾病和疼痛方面效果尤佳。例如, 研究显示头针已经帮助了中国的数千例中风患者, 它可以改变血液中激素的水平来改变造成中风的血凝块。此外, 众多多发性硬化、SCIALS 和头部外伤的患者也从头针中获益。

虽然通常都是在急性损伤之后较长时间, 也就是说在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窗之后才开始治疗, 但经朱明清 () 教授 (美国) 治疗的许多 SCI 患者的生活质量都获得了明显的改善。朱教授是一名一流的头针师, 同时也是一名作家。

非常细的针沿着与头皮 15 - 30 度的角度的方向轻柔地扎入头皮中与特定的机体功能相关的区域。为了刺激气的流动,需要定期扎针。

进行头针治疗还必须练习导引术, 即身体和精神上同时进行的活动来引导气在体内的运转。导引术包括胸腹呼吸、精神放松、按摩、关节活动、推拉、翻转和静立等。

在扎针时要鼓励患者活动受累的身体部位, 或者至少要在意识中进行活动, 同时进行以气功为基础的呼吸练习以引导气流向预期的部位。据认为这些与治疗有关的行为在增强中枢和外周神经系统之间的联系方面起到关键性作用。即使是对于麻痹的患者, 治疗者也要鼓励其在辅助设备的帮助下进行这些活动。

头针的个案:

 

1) 1997, Alessandro 由于一道 2 英尺高的小波浪突然变成 8 英尺高,然后将我 6 英尺 2 英寸高、215 磅重的身体抛起来再摔到下面的沙子上我立刻就听到了一阵断裂的声音并马上就清醒地意识到我瘫痪了。

Alessandro 在伤后 12 天便开始了头针的治疗。这所医院的朱医师在最开始对我所进行的治疗让人难以置信, 但是确实使我的生理的、心理的和情绪上的状况都有所好转, 他说道, 此外, 朱的治疗还使我明显地减少了止痛药以及其他药物的用量。

虽然当初的伤情使得他将来只能在轮椅上活动, 但是 Alessandro 到现在已经恢复了相当一部分功能, 他将这些归功于头针和严格的康复治疗计划。Alessandro已经恢复了手臂的力量、腕关节的部分控制能力以及手的感觉, 这已经能够让他拿起电话以及不带夹板自行进食。因为同时也恢复了一些腹部、下腰部和脊柱旁的肌肉, 他现在几乎已经能够独立改变姿势, 在站立支架中也能够保持躯干直立。这种躯干的力量能够让他在进行手部练习时持续端坐很长时间。例如, 他可以前后摇摆他的上肢来自行进行一种夸张的行走运动。

2) Tom, 21, 受到 T11 压缩性骨折和 T12 爆裂性骨折损伤, 被评为 ASIA-A 级完全性损伤。在接受头针治疗后 7 个月, Tom 开始在助行器的帮助下行走, 并且重新获得了显著的大小便功能。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 ASIA-A 级改善到 C 级。

3) Nancy, 23, 车祸导致 C5-7 不完全损伤。受伤几周后, 她开始接受头针和身体的针灸治疗, 并结合积极的物理康复。伤后 1 年半左右, 她开始在助行器的帮助下行走。

3)气功

正如之前描述的那样, 根据传统中医 (TCM), 一种被称作气的生命力的能量充满于所有生物之间。气可以被日常活动所消耗, 也可以通过呼吸、进食和接近大自然来补充; 同时也能够通过冥想、气功、针灸等传统中医的原则来有意识地增强。当气持续衰减、失去平衡或者受到污染时, 疾病便会发生; 失去了气便意味着死亡。不幸的是, 在身体残疾的人中, 例如 SCI 患者, 气会郁积并失去平衡, 增加了生病的可能性。因此, 对他们来说刺激气的流动显得特别重要。

气功包含轻柔的运动、呼吸和冥想练习。这是一种整体的自我修复的的思想 - 躯体 - 精神系统, 如果按照练习的总人数来看的话, 它是这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有治疗功效的练习之一。只需要少许调整, 大多数练习都可以在站、坐或平卧的姿势进行,对于 SCI 患者来说上肢的活动也并非必需。

 

气功作家和大师 Kenneth Cohen (美国) 讲述了一个关于向一名年轻的 SCI 患者教授气功冥想的故事: 十分钟后,他开始大叫他的腿开始出汗了, 自从数年前的那场车祸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他还感觉到腿也暖和了一些。 Cohen 相信这些冥想能够改善血液循环并有可能修复损伤的神经。

Dr. Roberta Trieschmann (美国), 一位优秀的 SCI 临床心理学家和作家, 将与气功相关的元素结合进了她用来改善身体残疾的患者整体健康及功能的锻炼中。例如, 通过这些锻炼, 一名四肢不完全瘫痪的患者缓解了中枢神经痛; 一名多发性硬化导致几乎全盲的妇女改善了她的视力, 这些改善足以让她开车和阅读。

这两名患者由于疾病变得极度沮丧, 几乎丧失了所有希望, Treischmann 说道, 然而通过了解能量在他们的生命中的角色并改变了管理这些能量的方法, 他们已经能够在生理水平上使功能发生改变。而在此之前无数医师都声称没有任何改善的希望。

智慧与健康并存。 Cohen 说道, 不要指望气功能够治愈疾病, 但必然会有些改善。治愈被定义为可以测量的生理上的变化; 而改善则是生活质量提高、幸福和自知。从这种观点来看, 虽然生理上的变化是微小的, 但生活质量的改善却是深刻的。

针对 SCI 的气功冥想和想象

气功大师 Kenneth Cohen 建议 SCI 患者将下面的脊髓想象结合到冥想中去。

设想一个舒适的姿势, 闭上你的眼睛, 深呼吸, 然后感觉你的肌肉在放松。

冥想 1: 设想在你的脊柱下方有一个能够发出治疗光线的白色小球。想象这个小球从这点洞穿至肚脐。从肚脐开始, 这个小球在身体前方上升, 再越过头部直到颈部的后面, 大约在 C7 的水平。在这一水平上, 光球再次洞穿身体到达身体前方, 然后又环绕头部一周, 向下到达下方的一个椎体。就这样, 光球再穿到身体前方, 再环绕至更下方的椎体。重复这一循环直至到达尾骨。

冥想 2: 从尾骨开始, 想象光球在后背沿着脊椎表面上升。当它到达颅底的时候, 进入头部, 在颅骨后部的内表面向上滚过去, 到达颅顶再沿着前方面部的内面向下。然后又会穿出到脊柱, 在此小球又沿着脊柱的前面游走到底部。这时需要想象脊髓是一个球的光线能够穿越的空心管。然后球再次沿着上次的路径游走一周。这样一周代表一个循环,要重复 9 `次这样的循环。

4) 古印度医学

古印度医学有超过 5000 年的历史, 是人类最古老的治疗传统之一。它是一种力求保持健康避免疾病的意识 - 身体 - 精神治疗措施。它的焦点是预防疾病, 包括这种经常困扰 SCI 患者的慢性健康问题。

根据古印度医学理论, 所有人都由三种基本的能量或要素 (doshas) 所构成,分别是 vata (梵文: 意指风为主)pitta (意指火为主) kapha (意指水和土为主)。在一出生时它们便已经在各人的体内形成了特定的比例。像指纹一样,你的这种被称为 prakruti 的组成特征将在身体的、精神的和情感的素质等各方面影响一生的时间。它反映了你真正本质上的自我。虽然你的 prakruti 或者能量组成印记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变,但是每天 vatapittakapha 的变化却受到你与周围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 (例如压力、饮食、锻炼和季节变换)的影响。

你当前的状态被称作 vikruti。如果你的 vikruti 与你的 prakruti (即你出生时的能量组成印记) 一致, 你会非常健康。简言之, 根据古印度医学的观点如果你能够始终保持真实的自我, 你就会健康; 如果不能, 便会招致疾病。

脊髓功能障碍的患者通常更容易有慢性健康问题, 瘫痪后的生理和代谢变化更是会加重这些疾病。根据印度草药学的观点, 这些变化增加了 vikruti (vatapitta kapha 当前的组成状态) prakruti (生时理想的vata-pitta-kapha状态) 之间的差别。

例如, SCI 促使 vata 失去平衡。如果没有得到纠正, ama (毒素) 就会累积, 堵塞身体的渠道, 进而引起疾病。因此, SCI 患者需要注意努力维持良好的要素平衡, 尤其是食物和行为。

根据动物试验, 古印度草药含羞草可以有助于神经的健康。科学家已经注意到坐骨神经损伤老鼠模型中含羞草治疗组的再生率要比非治疗组高出30 - 40%

作者进行了一项小的初步研究来测试含有含羞草多种草药产物对于瘫痪的退伍军人的作用。平均年龄为 52 岁的 12 名受试者被纳入研究,其中 9 名患有 SCI, 2 名是多发性硬化, 还有 1 名患有脊膜炎和脊髓小脑变性。虽然由于初步研究的持续时间较短, 在功能改善方面没有观察到统计学差别, 但是受试者声称有许多微妙的作用。

5)瑜珈

在一定的适应和帮助下, 瑜珈可以作为一种很有价值的治疗手段。Matthew Sanford (美国) 是一名瑜珈教练, 他在 1978 年的一场翻车事故中遭受了 T4-6 脊髓损伤, 他现在从事于向包括所有 SCI 水平的其他残疾人教授瑜珈的工作。他的书《觉醒: 创伤和超越的回忆》描述了瑜珈如何通过更好的意识―身体―精神的整合来帮助他超越他的伤情, 并积极地与身体上麻痹的部位重新建立联系。

通过瑜珈, 他获得了更加广泛的意识 - 身体联系。Sanford 认为我们对于感觉的定义在一定程度上过于狭窄, 因为我们过多地听从了保健专家的消极意见, 反而忽视了对于来自于自身的声音的发掘和倾听。这样使得我们断绝了伤后残留的一些精细的联系。瑜珈帮助我们再次倾听和恢复内在的声音。

他相信在意识 - 身体间联系方面的治疗可能性要大于对于行走的治疗。因为瑜珈, Sanford对于身体的有了更好的支配, 活动时的感觉更加清晰, 更加坚强和稳定, 并且他的整体力量和活动能力也得到了增强。这些结果加起来可以为 SCI 患者带来许多有益的变化, 例如包括更为有效的活动、大小便感觉的改善、性功能等。最后, 虽然没有得到重视, 但是通过增加瘫痪部位的生命力能量, 瑜珈也许可以培养出一种更加有利于再生的生理性环境。

SCI 患者由于身体的瘫痪从而可以更加专心探究瑜珈的核心。由于没有过多的感觉, Sanford 的伤情使得他更容易与体内的生命力建立更多的联系, 这正是大多数健全的练习者所努力要达到的目标。他将自己麻痹的身体比作洋蓟的外层: 作为交换, 13 岁的那场祸事也给了我留下了一些好的东西。我与自身意识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直接了――就好像洋蓟剥开外层后展露的心一样。虽然我的生活被夺取了很多东西, 但是同时也给了我一个更加有力的内心。

通过不断的瑜珈联系从而学习如何感受到自身微妙的电磁场性能, Sanford 在没有神经连接的情况下与他麻痹的肢体之间建立了联系。也就是说, Sanford 通过电波而不是电话线 (即神经连接) 接受到了麻痹的肢体上信息。传送的信息可能非常细微, 但随着接受能力的提高, 信息内容会逐渐丰富起来――就好像原始的莫尔码和电视信号之间的区别一样。

根据瑜珈哲学, 生命力能量 prana 在体内通过被称为 nadis 的能量通道进行循环, nadis 与解剖结构相平行, 并且与针灸的经络有些类似。身体上最重要的通道是位于脊柱的中心 (对应于脊髓) Shushmana, 以及与 Shushmana 交叉的 Ida Pingala 通道 (对应于从脊髓发出的神经丛)。医学最重要的标志医神杖, 即一根被两条蛇缠绕的手杖, 便是这些生命力通道的再现。通过高级的 Kundalini 瑜珈练习, 学习如何在这些与脊髓有关的通道中适当的移动能量可以缓解 SCI 的影响。

就像提高水龙头的水压或者取出水管中的堵塞物一样, 瑜珈可以增强体内的生命力流动, 进而改善维持健康的生理功能, 例如血循环和神经系统的传导。

瑜珈的姿势被称作 asanas, 是发挥这种作用的关键。经过超过一千年的改进, 发展除了站、坐、弯腰、扭腰和斜靠姿势来增强身体上各个部位的功能。各种姿势, 特别是在联合使用时, 被认为可以针对不同的疾病, 包括心血管、呼吸、消化、泌尿、内分泌、免疫和神经系统疾病

因为截瘫, 所以 Sanford 刚开始时着重练习传统的坐位。与健全的练习者首先调整好姿势然后才能感受到能量的程序不同, Sanford 向残疾的学生教授反瑜珈。其原理是如果他感受到了正确的能量共鸣, 然后再尝试在体内和瘫痪的机体内追溯能量的核心。

Pranayama 关注于气息及其与意识和身体之间的联系; 它能够增加体内 prana 的流动。因为姿势可以移除阻碍气息流动的障碍物, 所以只有在掌握了姿势之后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 pranayama 的作用。吸气、呼气或者闭气等的控制可以影响神经系统。因此 pranayama 应该在一名有经验的教练指导下进行练习。

冥想练习通常结合姿势和呼吸练习一起进行, 它可以摒除杂乱的感受、保留原始的意念, 此时思想会是本体的真实反映。当一名 SCI 患者开始在好的教练指导下进行各种练习时, 其训练计划应该包括独处的部分。这可以使练习者沉下心来更好地了解那些藏在内心深处有可能影响恢复的关于损伤的种种潜意识、假设或者疑问。例如, Sanford 的瑜珈练习触发的身体记忆帮助他进一步回忆起了一些已经被遗忘的关于车祸的细节。这最终使他在意识 - 身体的联系中获得了更深刻的自由感。

Sanford 教授艾扬格瑜珈 (Iyengar yoga), 这是传统瑜珈的一个分支, 强调适合个人需要的姿势的标准和精确。这可以在一定的小道具的辅助下进行, 例如木块、折叠的毯子和绳索等。想练习瑜珈的 SCI 患者应该寻找一名精于此道的教练。

Matthew Sanford 的经验

我在受伤后 12 年开始练习艾扬格瑜珈。当时我已经无法忍受仅仅上半身躯干有感觉的生活, 并逐渐对一辈子都要拖着我麻痹的身体感到厌烦。我想重新感受到我的整个身体, 不管用什么样可能的方法。还能有什么方法要超过这种有着四千年历史的特别关注于意识、身体和精神的整合的训练呢?

现在16年过去了, 我的全身都能够感受到振动觉, 这是我以前所不敢想象的。一定的瑜珈练习使我发现了意识和身体之间的那种微妙而又有力的联系。这些联系不可能让我行走, 但可以使我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充满着一种完整和有活力的感觉。我在麻痹的和不麻痹的身体里都可以感受到自身的存在。这种体验让我的内心有一种深刻的自由感。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像我一样。

 

TOP